瑞士达沃斯——在去年的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向与会者表示,应对气候变化“是我们对子孙后代必须担负的责任”,令这一行动的支持者欢欣鼓舞。

本周,当世界领导人再次齐聚达沃斯,参加这场一年一度的全球会议时,他们继续视中国为应对气候变化的主要力量。但新公布的数据透露出了一个使问题复杂起来的动向:中国导致气候变化的温室气体排放可能又开始增加了。

中国燃烧化石燃料排放的碳,已经超过美国和欧洲加起来之和。去年,随着经济加速,中国用电量猛增。新增的需求中,很多通过增加燃煤得到了满足,但煤炭是一种污染特别严重的燃料。此外,随着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石油用量增加,天然气消耗量也一样。

专家表示,一年的增加并不能表明中国正在回到排放飞速增加的时代。但这种增长表明了北京如果想刺激经济同时兑现环境承诺,就必须应对的挑战和妥协。

广告

为了降低经济发展带来的污染,中国推行了多项长远行动。上月,中国公布了建立一个全国碳交易市场的计划。此外,中国还启动了一个漫长,有时甚至痛苦的进程,鼓励使用天然气

周三,这些努力赢得了挪威首相埃尔娜·索尔贝格(Erna Solberg)的称赞。她在接受采访时说,建立碳市场的计划将有助于中国经济增长,同时保护人民的生计。“我们必须将能源的使用情况和二氧化碳的排放与经济增长进行解绑。”

中国的情况对全球排放影响重大。中国排放的温室气体,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逾四分之一。

参加达沃斯论坛的官员表示,他们几乎没有看到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上影响力减弱的迹象。

比如,印度正在考虑是效仿美国,对进口太阳能电池板征收关税以帮助本国工业,还是向中国的主导地位低头。中国目前是最大的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国和买家。中国还主导着风力涡轮机制造行业,并致力于成为电动汽车行业的一股力量

“我们正在努力促进我们的制造商,但它们也必须与国际制造商竞争,”印度工业政策和促进部部长拉梅什·阿布舍克(Ramesh Abhishek)说。

应对气候变化利害攸关。巴布亚新几内亚总理彼得·奥尼尔(Peter O’Neill)在会上表示,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严重旱灾在一定程度上是气候变化造成的。“世界似乎认为自己有的是时间,但现实中已经有社区在受罪了。”

广告

中国的排放量2015年和2016年连续下降,促使全球和能源相关的排放在这两年呈平稳状态。这给气候科学家带来了一些希望,认为稳定人类排入大气层的温室气体的工作取得了进展。

但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本周公布的详细数据显示,中国去年用电量增加6.6%。风能和太阳能增长迅速,但远不足以满足新增的需求。去年,中国燃烧化石燃料的发电量增加5.2%,这些化石燃料几乎全部是煤炭。

该机构的新闻发言人严鹏程周一在北京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强调,中国已经扩大了清洁能源的使用。中国的风力发电量去年上升了约四分之一,同时太阳能发电量上涨了四分之三,严鹏程说。

但风力和太阳能发电量的增加均是在低水平基础上的。

自秋天以来,一些科学家已经发出警告,称中国2015年和2016年碳排放的下降可能会出现逆转,周一的数据证实了这一点。

“去年的增长只是一时的——不太可能持续下去——但中国的排放量也不太可能下降,”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的合伙人特雷弗·豪瑟(Trevor Houser)说道,这是纽约一家专注于中国问题的咨询公司。据荣鼎咨询估算,中国与能源有关的碳排放去年从2.2%攀升到了4.1%。

与此相对,由于经济危机,中国在2015年第二季度和2016年上半年的工业生产表现多少有些疲软。这一点在那两年里对中国经济和化石燃料消耗均构成影响。中国四分之三的发电仍是通过燃煤进行的。

广告

尽管中国经济产出的官方数据显示,经济增长并没有在2015及2016年降速,并且去年还略有上扬,西方经济学家们对中国的经济数据持怀疑态度。他们说,中国的政府数据看起来没有如实体现出此前的经济减速。

李克强总理自己也曾说过,在中国,用电量数据更为可靠,而且相较于整体经济增长数据,他会更多地关注这个数据。

“所以,在经济飞速增长的同时,中国的排放量不再上升这个广为报道的信息是有误导性的,”哈佛能源经济学家罗伯特·斯塔文斯(Robert Stavins)说。“排放量不再上升是因为经济放缓。”

斯塔文斯表示,尽管排放有所增长,但他仍对中国永久降低排放轨迹的能力持乐观态度。

作为气候变化《巴黎协定》的缔约国,中国承诺其排放量将在2030年前达到顶峰,斯塔文斯说,该目标“实现的可能性很大”。

中国也表示,在单位增长排放量方面,将让经济变得比2005年更有效率。此外,2030年的目标时限到来之前,中国计划在主要能源消耗中,将非化石燃料的比例增至约20%。

现在专家还无法明确宣布所有由人为活动产生温室气体的排放量在去年出现了上涨,因为大多数国家都还没有公布足够的数据。

广告

长期以来,中国官员一直指出尽管该国的排放量很高,但主要是因为中国人口众多。2016年,中国的人均排放仅略高于欧盟人均排放,低于美国的人均排放。

除了化石燃料外,中国人为活动产生温室气体的数据,包括农业在内,还需要几个月才能公布,但这些排放都相对较小。

在达沃斯,对气候变化担忧的背景以雪堆的形式体现了出来,此前的一场暴风雪在一周内降下了六英尺(约合1.8米)深的雪。

世界经济论坛执行主席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与中国的中央政治局成员刘鹤开玩笑道,“等你们开冬奥会的时候,说不定我们可以把一些雪出口到你们国家。”中国将在2022年主办冬奥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