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美国监管机构与中国关于太阳能组件的长期贸易争端仍在继续,但这起案件已经开始重新塑造该行业,让中国之外的生产商颇受鼓舞,而且还抬升了太阳能开发商购买组件的价格。
周五,美国商务部又朝着这一方向采取了另一项举措,认定中国太阳能公司在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向美国市场倾销产品,因而将对其加征10.74%到55.49%的关税。此前,6月份的另一项判决认为,中国太阳能组件生产商受益于不公正的政府补贴,因而对其征收19%到35%的高额关税。
虽然周五的裁决与6月的一样,都属于初判,还可能发生变化——最终裁决将于今年出台——但6月实施的较高关税已经给市场带来了明显影响。从那时起,太阳能组件的价格上涨了大约10%。开发商和分析人士称,对英利和尚德等一些主导市场的大型低成本生产商的需求因此开始降低。
不过,这种情况对于其他企业有好处,因为它们的产品突然开始具备竞争力,公司也获得了一些新业务。在与中国企业的激烈竞争中幸存下来的美欧洲生产商已经开始显露复苏迹象。
广告
总部设在加利福尼亚州圣马特奥市的SolarCity公司是一家增长迅速的屋顶太阳能设备供应商。公司最近宣布,它将从挪威生产商REC太阳能(REC Solar)手中购买至多240兆瓦的太阳能组件,并且已收购初创企业Silevo,计划在布法罗生产太阳能组件。最初提起诉讼的是位于俄勒冈州的生产商太阳能世界工业(美国)公司(SolarWorld Industries America)。它最近也从中获益,达成了向安装公司RGS能源(RGS Energy)出售设备的交易。
“我们正在争相购买带有韩国、日本和马来西亚制造的太阳能电池的组件,”俄勒冈州尤金的太阳能组件进口商Grape Solar公司的总裁及创始人袁海洋(Ocean Yuan)称。他还表示,6月的判决所产生的影响在旧金山本月举行的一次大型行业会议上明显展现了出来。为数不多的中国企业甚至连展台都没设。它们曾占据整层场地,如今却只聚集在一个小角落里。
“只有少数几家中国生产商在会上进行了展示,”他说。“曾经有很多。”
从2012年开始,美国已经对带有中国制造的太阳能电池的组件征收额外关税。太阳能电池是构成组件的最后一个重要部件。但是,许多生产商纷纷通过使用别处——尤其是台湾——制造的电池来避税。太阳能世界工业(美国)公司是一家德国企业的分支。目前的诉讼是该公司为了弥补这个漏洞所采取的一种措施。的确,周五的判决中涵盖了台湾电池,并决定对它们加征27.59%到44.18%的关税。
然而,许多事情仍然悬而未决,为太阳能市场注入了一种令人不快的不确定性。
“对于行业而言,最重要的是获得稳定的产品供应链,产品定价应该很明确,而且有效期不应仅限于今天、未来一周或一个月,而是能持续到2015年到2016年,”英利绿色能源美洲分公司(Yingli Green Energy Americas)的执行董事罗伯特·彼得林(Robert Petrin)说。“接下来,要到哪里去找这种确定性呢?”
广告
考恩公司(Cowen & Company)的分析师罗伯特·斯通(Robert Stone)认为,由于中国太阳能组件价格上涨,那些同时生产和安装太阳能系统的公司——比如设在加州圣何塞的SunPower——可能会更具竞争力,因为从长期来看,能效较高的设备能够节省开支。
但他告诫,这起贸易案有损整个太阳能行业。该行业需要持续降价,因为高额补贴将在2016年后减少。
“完全是白费力气,”他说。“最后会上演的一幕是,如果中国制造的产品被贸易壁垒挡在了门外,那么其他一些海外产地,或者墨西哥之类的地方,将成为下一个最佳选择。”
尽管太阳能领域的分析人士和高管表示,他们预计发展不会停滞,但围绕定价的不确定性已经动摇了部分项目,尤其是计划向公用事业企业出售电力的大型新太阳能发电厂。
GTM Research的舍勒·卡恩(Shayle Kann)表示,涨价正好发生在市场的大规模应用端处境尤其艰难的时候,因为太阳能开发商之前一直在与公用事业企业签订低价售电协议,如果设备成本上涨,这些协议会变得难以履行。
在中国,尽管对美国市场的依赖已有所减少,但关税即将再攀新高的可能性让整个行业忧心忡忡,并正促使至少一部分高管考虑将生产转移到其他地方去,比如美国。现有关税已经限制了中国面向美国的太阳能组件销量,使其在中国的行业全球销量中所占的比例不足十分之一。
广告
上海投资分析机构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SWS Research)的太阳能行业分析师韩启明表示,如果不加征关税,在今年约为50亿瓦规模的美国市场中,中国生产商将占据20至30亿瓦。相比之下,供应中国市场的几乎均为本国生产商。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太阳能组件市场,今年的规模将达140亿瓦。中国生产商每年还分别向欧盟和日本出口50亿瓦,并向泰国等市场出口较少量的产品。
但对中国生产商而言,美国市场可能依然意味着,究竟是盈利能力逐渐恢复,还是继续亏损?从2010年开始一直贯穿2013全年的价格暴跌,促使尚德等部分中国生产商封存部分产能,从而导致自今年1月以来价格保持平稳。
如果美国增加关税,这种平衡可能会被重新出现的打折压力破坏。韩启明表示,对吸收中国的产能而言,“每个市场都非常重要。”
上海晶澳是中国最大的太阳能组件生产商之一。本月,该公司在美国注册,以便发行价值至多2.5亿美元(约合15.5亿元人民币)的证券,但并未具体说明股份类别。公司发言人加里·德沃夏克(Gary Dvorchak)通过电子邮件接受采访称,在美国注册“提高了公司在任何机会到来时的财务灵活性,”但他拒绝透露公司的计划。
Grape Solar公司的袁海洋表示,晶澳希望在美国修建一座太阳能电池片厂,以避开美国的关税。这很像是三十年前日本汽车生产商为绕开美国的进口限制所采取的措施。袁海洋接着说,他之前一直在为晶澳提供建议,并向公司高层指出了俄勒冈州的几个可行的选址,但他表示,他们可能会在其他一些州之间进行选择,因为那些地方提供的税收优惠幅度更大。
对太阳能组件这种资本密集型业务而言,在美国生产的成本并不一定更高。
广告
“唯一一个成本更高的因素是劳动力,但更高程度的自动化,以及美国工人的生产力水平和稳定的劳动力可以抵消这一点,”袁海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