斐济苏瓦——在中国外交部长与太平洋十国领导人周一进行会晤的城市里走上一圈,就会发现中国在这里的印记显而易见。
在斐济首都苏瓦的的一侧,能看到一座用中国贷款重建的桥梁,斐济总理曾站在中国大使身旁为该桥揭幕。伊丽莎白女王大道上有北京新建的大型大使馆,身穿亮色背心的工人最近修好了大使馆门口的路,背心上印着一家中国国企的名字。
不远处万国友谊广场巍然耸立,这幢线条硬朗的大厦由一家中国公司承建,本打算建成南太平洋最高的建筑,但斐济政府出于安全考虑叫停了施工。
在习近平访问斐济、欢迎太平洋岛国“搭乘中国发展快车”八年后,中国已在这里完全站稳了脚跟,它的力量虽然并非总是受到欢迎,但也已经不可抑制。这使得美国在与中国的全球竞争中,要在一个愈发关键的舞台上奋起直追。
在整个太平洋地区,中国的规划都更具野心、更引人注目、也更加具有分裂性。这片岛链在“二战”前日本的战略规划中就扮演着重要角色,如今中国在这里的目的也不再仅限于寻找机会。中国外交部长出访八个太平洋岛国行程过半之际,中国正寻求通过协议,将这片广大地区绑在一起,扩大进入其陆地、海洋和数字基础设施的机会,同时承诺以发展、奖学金和培训作为回报。
周一,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苏瓦与斐济总理弗兰克·拜尼马拉马会晤。
周一,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苏瓦与斐济总理弗兰克·拜尼马拉马会晤。 Leon Lord/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最近泄露的一系列文件更明确地显示,中国在太平洋岛屿的利益就始于海上不动产。从巴布亚新几内亚到帕劳,该地区国家所拥有的海洋管辖权范围是美国本土的三倍,从夏威夷以南一直延伸到与澳大利亚、日本和菲律宾相接的专属经济区。
中国渔船队已在该地区约3万个岛屿之间的海域占据主导地位,捕获了大量金枪鱼,并不时分享美国海军行动的情报。如果中国继续增加港口、机场和用于卫星通信的前哨站(在一些太平洋岛国,所有这些都越来越接近现实),将对该国的通信拦截,封锁航道及参与太空作战大有帮助。
广告
中国已经展示了如何在人口稀少、发展需求大、领导人经常压制本地新闻媒体的国家实现“精英捕获”。在这个长期靠协商一致运作的地区,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尽管未能敲定他所提出的全面协议,但仍然赢得了一些较小的胜利。
最重要的是,王毅在所罗门群岛签署了几项新协议,包括一项安全协议,它将赋予中国派遣安全部队平息动乱或保护中国投资的权力,并可能建造一处用于商业和军事用途的港口。
所罗门群岛皇家警察部队3月发布的一张照片中,当地警察正在与中国警察联络小组的官员一起训练。
所罗门群岛皇家警察部队3月发布的一张照片中,当地警察正在与中国警察联络小组的官员一起训练。 Royal Solomon Islands Police Force, via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中国官员否认了该计划。但这种开放式协议之所以成为可能,还是因为一些在太平洋地区显而易见、且被广泛讨论的事情:那就是美国在紧迫感、创新以及资源方面的长期匮乏。
在许多观察人士看来,今日南太平洋的局势正揭示了美国的衰落。即便华盛顿官员已经试图加大投入,但还是远远落后,他们错误地认为,高谈阔论、存在利害关系就能产生影响力。
“讨论是有很多,”苏瓦的南太平洋大学政府与国际事务系主任桑德拉·塔尔特说。“但却没多少实质性的东西。”
缺席的美国人
广告
人们常说,美国佬以前的效率是很高的。整个太平洋地区仍在使用的许多机场和医院都是美国及其盟友在“二战”期间建造的。
在其中一些老旧的设施中,有时还能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找到一些纪念牌匾,但这种基础设施大多已经荒废。苏瓦-瑙索里机场是美国海军工程营于1942年建成的。80年过去了,它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太大变化。
澳大利亚的美国法学教授理查德·赫尔自1970年代以来就为太平洋国家担任民主顾问,他说自己一直想知道,为什么所罗门群岛的主要机场——它在“二战”中被称为亨德森机场,是与日本人进行重大战斗的地方——从未使用美国专业技能进行翻修。
所罗门群岛的霍尼亚拉国际机场。“二战”期间这里是美国军事基地。
所罗门群岛的霍尼亚拉国际机场。“二战”期间这里是美国军事基地。 CPL Brandon Grey/Australian Department of Defence via Getty Images
任何途经霍尼亚拉的人都很有可能会发出同样的疑问。与该地区许多地方一样,除了可口可乐的商标,美国缺少参与和投入。
“在太平洋地区,美国根本无足轻重,”新西兰梅西大学的安全研究高级讲师安娜·鲍尔斯说道。“华盛顿的人都以为美国的影响力举足轻重,这总让我感到震惊,因为实际上并非如此。”
美国官员指出,美国确实在关岛有大型军事基地,并且与马绍尔群岛等国家关系密切。2月,安东尼·布林肯成为36年来首位访问斐济的国务卿,在那里,他宣布美国将在所罗门群岛重新设立大使馆,并在非法捕鱼和气候变化等问题方面进行更多参与。
广告
斐济时任代总理艾亚兹·赛义德-凯约姆称其为“美国回归”,并且是“非常强大的理念承诺”。问题是这样做是否足够。
布林肯上周表示“中国是唯一一个既有重塑国际秩序的意图,也有越来越多的经济、外交、军事和技术实力来做到这一点的国家”。他承诺美国将“塑造中国周围的战略环境,推进我们实现一个公开和包容的国际体系的愿景”。
但在世界的这个地区,上述愿景姗姗来迟。拜登政府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才发布了其印太战略,该战略没有太多具体细节,大量使用模糊的短语(“最大程度的有利”),这些短语只有穿着深色西装、佩戴旗帜徽章参加内部聚会的男人能够理解。
即使是国会中认为必须采取措施对抗中国的两党人士,也为一项让美国更具竞争力的法案争论了15个月——而且对于像太平洋这样有争议的地方,它的作用充其量也是很小的。
2月,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与时任斐济代总理的艾亚兹·赛义德·凯尤姆在斐济纳迪。
2月,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与时任斐济代总理的艾亚兹·赛义德·凯尤姆在斐济纳迪。 Pool photo by Kevin Lamarque
细看之下,所罗门群岛刚开设的大使馆似乎也没什么了不起。新的大使馆取代了1990年代冷战后美军撤军期间关闭的大使馆,两名美国工作人员和五名当地雇员将在租来的办公空间开始工作。
美国的出现与中国在该地区的存在难以相提并论。例如,在斐济,中国大使馆位于市中心,人员充足,官员的英语比前任更好,而且经常出现在当地新闻媒体上。
广告
相比之下,美国大使馆坐落在远离苏瓦市中心的山坡上一个戒备森严的建筑群中。它包括驻五个国家的大使馆(斐济、基里巴斯、瑙鲁、汤加和图瓦卢),没有全职大使——拜登总统上周才提名了人选——而且人手不足的情况是众所周知的。
前联合国顾问约瑟夫·维拉穆是“正直斐济”的负责人,该组织专注于提升透明度等价值观,他在苏瓦接受采访时表示,近年来他曾五六次邀请美国大使馆官员参加活动。对方只来过一次——没说多少话,并拒绝拍照。
“我猜他们一定很忙,”他说。
另一个选项是中国
许多太平洋岛国不希望再次进入大国竞争时代。正如所罗门群岛反对党领袖马修·威尔所说,“我们不想成为被大象践踏的草地。”
但他们真正想要的,也是中国目前似乎更擅长提供的,是持续参与和能力建设。
广告
虽然美国曾展示过它用来监管非法捕鱼的海岸警卫队船只,但中国正计划建设海上交通枢纽和高科技执法中心,中国官员可以在这些地方提供专业知识和设备。
虽然美国及其盟友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就像汤加海啸发生后那样——但中国正在提供数以千计的奖学金项目,用于职业、外交和灾害应对培训,以及“气象观测合作”。
2018年,中国在巴布亚新几内亚莫尔兹比港修建了一条公路。
2018年,中国在巴布亚新几内亚莫尔兹比港修建了一条公路。 David Gray/Reuters
“中方一贯坚持大小国家一律平等,”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周一在给太平洋岛国外长会的书面致辞中说。“无论国际形势如何变幻,中国始终是太平洋岛国志同道合的好朋友。”
太平洋岛国现在需要决定在多大程度上信任或抵制这种友谊。在最敏感的提案上——包括海关系统和其他政府数字化运作方面的合作——王毅尚未获得支持。在像苏瓦这样的地方——五旬节教堂里的赞美诗在雷雨中响起——中国的共产主义可能总是受到警惕。
但周一在苏瓦的会面是过去八个月里王毅与太平洋岛国领导人的第二次会晤,未来还将有更多类似活动。显然,中国意在继续强调友谊意味着建设与提供繁荣的承诺,而作为交换,它也在期待进行新闻审查、获取资源以及获得安全方面的机会。
在世界的这个地方,紧迫的问题是:对于美国来说,友谊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