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尼西亚雅加达——周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淡化了美中之间的直接对抗,承诺美国将拿出数十亿美元的投资和援助加强与印太国家的关系,以此化解北京在该地区的影响力。
这一软实力的宣传活动是在雅加达的印度尼西亚大学进行的,双方还接着就海上合作、教育以及和平队交流等方面达成了一系列协议。近60年前,罗伯特·肯尼迪曾在这里举行过一场演讲,当时他谈到只要不威胁到他人权利,国家之间可以存在开放关系。
布林肯称,对于一个目前占全球经济60%、增长速度超过世界其他地方的地区来说,这一广泛目标几乎未变,这一点是非同凡响的。印太地区主要涵盖印度洋地区的国家,包括印度、澳大利亚、日本和东南亚国家联盟(简称东盟)。
“确保世界上最具活力的地区不受胁迫,并且对所有人开放,这与我们所有人都休戚相关,”他说。“这对整个地区的人民都有好处,对美国人也有好处,因为历史表明,当这个广阔的地区自由开放时,美国就会更安全、更繁荣。”
广告
但作为地区重量级国家,中国与印太地区几乎所有国家的贸易额都让美国黯然失色。2020年,仅东南亚地区与中国的双向贸易额就达到了6850亿美元,是该地区与美国贸易额的两倍多。
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旨在世界各地建设港口、铁路和公路等基础设施,即使在疫情期间,它也继续在东南亚取得进展。本月,老挝开通了第一条高速铁路,这是一个由中国支持的价值60亿美元的项目。几周前,越南河内开通了第一条地铁线路,这也归功于中国。而在印度尼西亚,中国已斥资数十亿美元建设高铁、发电厂、水坝和高速公路。
越南第一条地铁线于11月在河内开通。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在东南亚不断扩大。
越南第一条地铁线于11月在河内开通。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在东南亚不断扩大。 Manan Vatsyayana/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美国政策的致命弱点仍然是经济参与,中国在贸易和基础设施投资方面远远超过美国,”东南亚专家、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乔纳森·斯特罗姆塞斯说。
与前任不同的是,拜登总统避免直接向其他国家施压、要求他们在一系列问题上选择与美国或中国合作。尽管如此,斯特罗姆塞斯说,中美同时努力超越对方,有可能导致“两极分化长期加剧,对地区稳定和发展造成严重后果”。
中国加强了在印太地区的军事行动,包括出动战机飞越台湾部分地区,并声称对南海有争议的领土拥有主权。这些和其他行动一起,都使五角大楼处于戒备状态。
布林肯直言不讳地说,“我们不希望在印太地区发生冲突。”然而,他也谈及该地区对北京行为的“许多关切”,比如政府对产品进行补贴、扭曲开放市场的行为,限制对手的贸易,还有从事非法捕捞活动等。“这个地区的国家希望改变这种行为,”布林肯说。“我们也是。”
广告
布林肯的主要信息是,作为合作伙伴,美国比中国更值得选择。
他说,美国已向印太地区捐赠了3亿支新冠疫苗,占其全球捐助的三分之一,并将继续向后者的公共卫生系统投入数十亿美元。
按布林肯的话来说,这些疫苗的赠予“没有任何附加条件”,它们最终可能会是美国影响东南亚的主要筹码,因为中国企业送去的数亿剂疫苗被发现对德尔塔变异株基本无效
7月,柬埔寨金边机场正在卸下美国捐赠的新冠疫苗。
7月,柬埔寨金边机场正在卸下美国捐赠的新冠疫苗。 Mak Remissa/EPA, via Shutterstock
在气候问题上,布林肯提到了出资5亿美元帮助印度建设太阳能设施的承诺,以及其他帮助该地区在不影响经济的情况下避免环境危机的努力。他承诺寻求达成协议,加强保护数据隐私,并保证经济贸易中的技术安全,“因为如果我们不去做,其他人就会去做。”
他还表示,在这个购买了美国近三分之一出口商品的地区,拜登政府将致力于解决全球商品供应链的混乱。
在整个东南亚,美国私人投资在2020年达到3285亿美元,超过了中国。“这一地区再明确不过地告诉我们,它希望我们做得更多,”布林肯表示。“我们会满足这样的诉求。”
广告
外界认为,布林肯早就应该访问印尼这个东盟最大国家:副总统哈里斯和国防部长奥斯汀在最近访问该地区时都未在此停留。就在布林肯抵达前的几个小时,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帕特鲁舍夫也刚刚来此,两人乘坐的飞机就并排停靠在雅加达机场,这再次说明了印尼的战略价值。
布林肯的讲话在印尼国内获得了一些人的欢迎。在2015年至2016年担任印尼贸易部长的汤姆·伦邦表示,他的讲话“击中了东盟各国决策者的要害,那就是具体和实际的解决方案,而不是过去20年里美国官员面对东南亚发出的各种高谈阔论”。
“我认为在目前,拜登政府在东南亚取得了成果——他们正在收复失地,对失去的时机进行补救。”伦邦在电子邮件中写道。
东南亚仍有许多国家担忧被卷入美中之间的冷战式僵局。11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表示,对于拜登敦促民主国家领导人建立更统一的战线对抗中国,他深感不安。
2020年,在南中国海航行的“罗纳德·里根”号航母,不远处是“尼米兹”号航母。
2020年,在南中国海航行的“罗纳德·里根”号航母,不远处是“尼米兹”号航母。 Specialist 2Nd Class Samantha Jetzer/U.S. Navy, via Associated Press
“我们都希望与美国合作,”李显龙在去年11月接受彭博新闻社的采访时说。但他也表示,“我认为没有多少国家愿意加入一个排他性联盟,尤其是将中国排除在外的联盟。”
在东南亚国家当中,一些对中国友好,比如柬埔寨和老挝,而另一些则对中国更为强硬,比如越南。前几年,东盟国家在解决南海争端的问题上一直争论不休,一些国家不愿意得罪北京。
广告
“中国的罪恶在于破坏和分裂东盟,”2008年至2011年间任泰国外长的甲西·披龙耶表示。“中国有的是钱,他们有钱在这里搞他们的项目和倡议。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只能做他们的附庸。我认为我们对中国感到恐惧,但这种态度并没有现实的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