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特朗普政府周一宣布对从部分中国公司进口的服装、发制品和科技产品实施新的限制,称这些公司在新疆地区的生产中使用了强制劳动力。
这项措施将允许美国海关人员扣留并可能销毁由所列新疆公司或实体生产的货物。新疆位于中国遥远的西部地区,中国在那里的拘禁营和监狱关押多达100万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
尽管此举可能会进一步加剧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紧张关系,但它并没有像特朗普政府准备在上周宣布的那样,对新疆生产的棉花和番茄实施更全面的禁令。据了解内部讨论的人士透露,这一措施令使用中国棉花的服装公司十分警惕,并引发了一些美国政府官员的担忧,他们担心这可能会损害美国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并可能引发中国对美国种植的棉花的报复。
美国国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官员在周一的记者发布会上表示,正在对更广泛的措施进行进一步的法律分析,不久可能会公布更多消息。
广告
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周一宣布了所谓的暂扣令,针对的是新疆洛浦县第四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的所有人工生产的产品。海关和边境保护局表示,该中心向附近的制造业实体提供了监狱劳动力。
这项禁令还将对洛浦县发制品产业园制造的发制品、伊犁卓万服装制造公司和保定市绿叶硕子岛商贸有限公司的服装、准噶尔棉麻有限公司生产加工的棉花以及合肥宝龙达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电脑零件进行限制。
“需要对这些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做出极端回应,”国土安全部的代理副部长肯尼斯·T·库奇内利二世(Kenneth T. Cuccinelli II)这样评价中国在新疆的行动。“这是现代奴隶制。”
该命令的经济影响范围尚不明确,边境机构的官员拒绝说明从这些企业进口的货物的美元价值。
合肥宝龙达在其网站上表示,它的合作伙伴包括谷歌、惠普(HP)、海尔、科大讯飞(iFlyTek)和联想等主要科技公司。根据非营利组织工人权利共同体(Worker Rights Consortium)透露,伊犁卓万为法国服装品牌Lacoste生产手套。
合肥宝龙达“不是惠普的直接供应商”,惠普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拥有强有力的人权保护政策,并禁止在供应链中使用任何形式的非自愿劳动。我们致力于确保供应链中的每个人都得到尊严和尊重。”
广告
美国法律禁止进口任何由强迫劳工生产的产品。但人权组织表示,这一情况在新疆早就很普遍,许多被拘者被招募项目分配到工厂、棉花农场或纺织厂工作。
根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新疆约占中国棉花总产量的85%,全球棉花总产量的约五分之一。有报告称,包括无印良品(Muji)、优衣库(Uniqlo)好市多(Costco)卡特彼勒(Caterpillar)Lacoste拉夫·劳伦(Ralph Lauren)、汤米·希尔费格(Tommy Hilfiger)和雨果·波士(Hugo Boss)等品牌都与新疆工厂或材料有关。一些企业否认了这些指控。
在特朗普总统贸易战的紧张局势和新疆侵犯人权问题日益引发关注的背景下,近年来,一些主要服装品牌试图限制在该地区的业务,包括将纺织和服装业务迁往孟加拉国、印度尼西亚和越南。7月,户外服装制造商巴塔哥尼亚(Patagonia)宣布离开新疆,并告知其全球供应商,禁止使用该地区生产的纤维制品。
但人权组织和行业分析师表示,中国的供应链仍然不透明,这使得企业可以从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的非自愿劳动中获利。新疆的旅行限制可能会阻碍企业调查他们在当地的供应链问题,而对供应商进行审计的公司可能只让他们看到中国工厂希望他们看到的东西。
由于担心这些供应链中普遍存在强迫劳动,海关及边境保卫局对来自新疆的棉料和织物制品制定了更全面的限制规定。9月8日上午,该机构一名官员告诉《纽约时报》,进口禁令将覆盖棉花供应链,从纱线到纺织物再到新疆自治区生产的服装,还有那里的番茄和番茄膏。
但这一命令从未颁布。知情人表示,农业部、财政部官员和美国贸易代表出手干预,提出了反对意见,称这将威胁美国对中国的棉花出口,或会危及特朗普在1月与中国签署的贸易协定。
广告
国土安全部官员在周一的电话中否认有任何干预导致了命令的推迟,称该政令的“独特性导致了”法律审查。“我们要确保一旦可以推进,它可以持续生效,”库奇内利说。
根据一项暂扣令,进口商仍可以将他们的产品带入美国,只要他们能向海关提供证据,证明产品不是由强迫劳工生产的,例如对生产设施进行广泛的审计,贝克·麦坚时(Baker & McKenzie)律所合伙人、专门研究国际贸易和强迫劳动问题的约翰·富特(John Foote)说。如果进口商不能出示证明,产品就必须被退回,或被美国海关扣押。
8月,包括劳联-产联(A.F.L.-C.I.O.)和维吾尔人权项目(Uy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在内的劳工和人权组织发起请愿,要求海关及边境保卫局对来自新疆的所有棉制品发布暂扣令。
“强迫劳动的体制是如此普遍,以至于有理由相信与该维吾尔地区相关的大部分棉制品完全或部分是强迫劳动的产物,”请愿书中写道。
过去,海关曾多次对与新疆有关联的个别企业发出暂扣令,包括和田市泰达服装有限公司以及英腾集团。新疆的其他实体和人物也遭受制裁,包括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这是个对新疆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的经济和准军事组织;以及昌吉溢达纺织有限公司,其母公司溢达集团称其与拉夫·劳伦、雨果·波士和无印良品有业务关系。溢达集团否认在其供应链中使用强迫劳动,并表示正在就该名单提起上诉。
7月,国务院、财政部、商务部和国土安全部联合发布了一份建议,警告美国企业注意监控他们在中国——特别是新疆——的活动,称他们可能“因与从事人权侵犯的实体进行了某类接触而面临声誉、经济和法律风险。”
广告
更正:本文稍早时错误地表述了美国施加的惩罚和实体名称。由于强迫劳动的指控,商务部将昌吉溢达纺织有限公司(溢达集团的一个子公司)纳入限制购买美国产品的实体名单,但其不在暂扣令名单中。特此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