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点击此处订阅NYT简报,我们将在每个工作日发送最新内容至您的邮箱。)
韩国首尔——元旦那天,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呼吁采取“前沿性的突破以挫败敌人的制裁”。该战略意味着寻找新的收入来源——无论合法与否——并且主要来自中国。
将朝鲜工人送去中国。招揽更多的中国游客前来。通过夜间越境公海的船对船转运来偷运煤炭或石油等货物。
但是有一件事是金正恩没有预料到的:新冠病毒。
广告
在金正恩宣布他的新年决心仅仅三周后,朝鲜就关闭了与中国的边境,以保护自己免受武汉市暴发的疫情的侵害。这次的边境关闭不同寻常。
中国占朝鲜贸易的95%。尽管联合国为遏制金正恩的核野心而采取制裁措施,但在长达1400公里的边境上偷运进朝鲜的消费品、原材料、燃料和机械零件,让朝鲜的市场和工厂得以继续运转。
边界封闭后,本就受到制裁阻碍的朝鲜对中国的正式出口额进一步下滑。根据中国海关数据,3月的出口货值仅为61万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了96%。朝鲜新开的滑雪和温泉度假胜地没有中国游客,而走私船则在其港口闲置。
在与中国交界的朝鲜新义州市,一辆货运列车正在接受消毒。照片由朝鲜官方媒体在3月发布。
在与中国交界的朝鲜新义州市,一辆货运列车正在接受消毒。照片由朝鲜官方媒体在3月发布。 KCNA, via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病毒比任何制裁都更有效地孤立了朝鲜的经济。它破坏了金氏政权通过合法及非法贸易赚钱的能力,使其不得不奋力保护不断减少的外汇储备。
首尔峨山政策研究院分析师高明铉(Go Myong-hyun,音)说:“对于朝鲜来说,Covid-19是一只黑天鹅,没有哪个决策者预见到它的到来。”
朝鲜声称无新冠病毒病例。但它是第一个关闭边境的国家之一。它意识到,公共卫生系统设施的严重匮乏使其格外难以承受大规模感染的冲击。
对于金正恩来说,疫情出现的时机简直不能再糟糕了,与特朗普总统就解除制裁进行的谈判徒劳无功。对韩国的敌对举动,包括拆毁朝韩联络处,在一定程度上被视为经济困局之下的孤注一掷。
首尔东国大学朝鲜研究教授金容铉(Kim Yong-hyun,音)说:“如果把朝鲜的问题像洋葱一样剥开,其核心就是经济,而经济问题归根到底取决于能否取消制裁。”
4月,平壤医科大学外,人们在量体温。朝鲜宣称没有新冠病毒病例。
4月,平壤医科大学外,人们在量体温。朝鲜宣称没有新冠病毒病例。 Kim Won Jin/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由于共产主义的管理不善、1990年代后期的饥荒以及联合国自2006年朝鲜进行首次核试验以来实施的日益严厉的制裁,使朝鲜经济数十年来一直陷入困境。
金正恩试图通过国内改革来促进经济发展,旨在建立一个“进行负责任的商业运作的社会主义体制”。为了提高生产力,工厂和集体农场得到了更多的激励政策,包括可以将盈利纳为己有。
广告
金正恩还扩大了对中国的煤炭、铁矿石、纺织品和海鲜的出口,据韩国中央银行称,朝鲜2016年经济增长率达到3.9%,为1990年代末以来的最高水平。
但是,朝鲜也迅速扩大了其武器计划,在2017年测试了三枚洲际弹道导弹,以及一枚据其所称的氢弹。为此,联合国安理会禁止了所有重要的出口物,进一步收紧了限制。
2017年,朝鲜经济萎缩3.5%。次年又缩减了4.1%,对中国的出口骤降86%。
到2019年2月,金正恩和特朗普在越南举行第二次峰会时,这位朝鲜领导人迫切希望解除限制。安理会要求中国、俄罗斯和其他国家在12月之前将所有朝鲜工人驱逐出境,意味着朝鲜可能失去另一项估计每年5亿至10亿美元的主要收入来源。
但是,金正恩对放松制裁的希望随着越南谈判破裂而破灭。
2019年6月,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与特朗普总统在朝鲜和韩国之间的朝韩非军事区。
2019年6月,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与特朗普总统在朝鲜和韩国之间的朝韩非军事区。 Erin Schaff/The New York Times
在语气严厉的新年致辞中,金正恩似乎决心让朝鲜人准备再次“勒紧裤腰带”熬过制裁。他还誓言要进一步加强他的核武器计划,希望一个更先进的核武库能让他在与特朗普或其继任者的谈判中有更多筹码。他威胁要重启核武器和远程导弹试验,警告说世界很快就会见证他的“新战略武器”。
官方电视台后来在1月播放了金正恩与特朗普去年夏天的短暂会晤,响应了这种情绪。“我们无意为了某种辉煌的经济转型而出卖我们的尊严和国力。”报道引用金正恩告诉特朗普的话说。此前,美国领导人向朝鲜承诺,如果先放弃核武器,朝鲜将拥有一个更好的经济未来。
广告
在当时,金正恩如此反抗是有理由的。
根据韩国贸易协会(Korea International Trade Association)整理的数据,自2018年触底后,朝鲜去年与中国的贸易增长了15%。它出口了几乎所有不受联合国制裁的货物:由中国零件组装而成的廉价手表、假睫毛、假发、模特架、足球和钨材。
2018年6月金正恩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举行第三次峰会后,中国还向朝鲜送去了更多游客。旅游业是朝鲜没有受到制裁影响的一个产业,金正恩一直忙于建设新的大型度假城
朝鲜还在继续规避制裁。联合国称,去年,朝鲜通过向中国驳船进行非法船对船转运,出口了价值3.7亿美元的煤炭。韩国的分析人士和新闻报道称,尽管朝鲜人被禁止获得工作许可,但中国允许很多持短期旅游签证或学生签证的朝鲜人就业。
联合国的一份报告记录了去年8月朝鲜在中国连云港附近非法转运煤炭的情况。
联合国的一份报告记录了去年8月朝鲜在中国连云港附近非法转运煤炭的情况。 United Nations, via Reuters
但同中国的贸易不平衡也引发了朝鲜自身的担忧。
虽然制裁严重打击了出口,但朝鲜仍在继续从中国购买食用油、面粉、糖和其他消费品以及建筑材料。由于朝鲜的粮食配给制度无法满足民众的需求,进口不仅是为了维持工业运转,也是为了维持许多人赖以生存非官方市场
广告
自2017年以来,朝鲜每年报告的贸易逆差超过20亿美元。相比之下,朝鲜去年的出口总额为2.6亿美元。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炸弹随时可能爆炸,”首尔国立大学(Seoul National University)经济学家金炳缘(Kim Byung-yeon)去年12月写道,他预测,朝鲜的外汇储备将以每年10亿美元的速度减少,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一场危机。
朝鲜一直试图通过非法走私和网络盗窃的收入,以及所谓“金主”(donju,即有政治关系的商人,靠走私和其他生意积攒了大量外汇)的“效忠捐献”来充实国库。
金正恩政府还在首都平壤经营商店,富人阶层在那里用外币购买进口商品。政府还通过向该国约600万手机用户销售中国智能手机而获利。
“争论的焦点是朝鲜外汇减少的快慢问题,”高明铉说。“但毫无疑问,现在的新冠病毒加快了这个速度。”
2月,平壤一家百货店在进行消毒。
2月,平壤一家百货店在进行消毒。 Kyodo News, via Associated Press
最近,有迹象显示朝鲜经济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尤其是外汇储备。
总部位于首尔、在朝鲜内部拥有线人的网站Daily NK报道称,朝鲜政府最近17年来首次发行了公债。该网站称,金正恩要求精英们用外币购买债券,作为其忠心的证明。
广告
当局还更加严厉地打击在市场上使用外币,以支持本国货币朝鲜元,总部位于日本的亚洲新闻国际(Asia Press International)主编石丸次郎(Jiro Ishimaru)说,多年来,他一直在驻朝记者的帮助下观察朝鲜经济。
为了节省外汇,金正恩鼓励人民在国内生产更多的商品,比如零食、化妆品和饮料。但这些行业也受到了新冠病毒的影响,因为它们的生产要依赖中国原材料。
“金正恩以为他可以靠旅游收入、走私和中国的帮助生存下来,但他的计划因为新冠病毒失败了,”石丸次郎说。“如果说病毒教会了他什么,那就是他的经济有多么依赖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