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點擊此處訂閱NYT簡報,我們將在每個工作日發送最新內容至您的郵箱。)
澳洲雪梨——澳洲剛開始推動對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起源展開全球調查時,沒有其他國家支持,官員們不知道如何調查,也不知道中國會做出多麼嚴厲的反應。
即使這樣,歐洲仍很快加入到這一努力中來,並將在本月晚些時候向世界衛生組織提出這個建議。澳洲在全球促使事情發生的新角色,既成為了中國怒火的主要目標,也突然將自己推上了加強國際機構努力的領導者地位。美國在川普總統的領導下放棄了這些機構。
「我們只想知道發生了什麼,為的是讓這種事不再發生,」澳洲總理史考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上週五在描述他與其他國家的對話時說。
廣告
面對一場百年一遇的危機,世界上的中等力量國家正急著試圖恢復積極多邊主義的舊風範。
歐洲和亞洲的國家正在公共衛生和貿易等問題上建立新的聯繫,為一個建立在他們視為大流行病最大教訓之上的未來做準備。這個教訓就是:不能再否認中國的威權政府給世界帶來的風險,在美國正在努力維持民眾的生活和工作時,也不能依靠它來領導世界,而且它的外交政策也越來越「美國優先」。
中等力量國家的這種動態變化可能只會持續到病毒消失為止。但如果它繼續下去的話,就可能為世界提供一個不基於全球兩個超級大國的政令和要求的另一種選擇。在華盛頓和北京的喧囂之外,一個不固定的工作組已經出現,輪流領導工作組的領袖陣容有潛力挑戰中國的恐嚇,填補美國留下的空白,做任何一個較弱的國家都無法獨自完成的事情。
「澳洲正在重新設定國際交往的條件,這讓我們有更大的戰略行動自由。為了做到這一點,需要建立一個由志同道合的國家組成的聯盟,」澳洲議會后座議員、情報與安全聯合委員會(Joint Committee on 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主席安德魯·哈斯蒂(Andrew Hastie)說。
「一個中等力量國家要在全球舞台上發揮作用的話,就必須從一個實力地位出發,這包括數量上的實力,」哈斯蒂說。
上個月,澳洲總理史考特·莫里森(中右)在議會演講,議員們保持著社交距離。
上個月,澳洲總理史考特·莫里森(中右)在議會演講,議員們保持著社交距離。 Lukas Coch/EPA, via Shutterstock
莫里森堅稱,他呼籲進行的全球調查並不針對任何一個國家,但所有現有證據都表明,中國是這場大流行病的發源地,這意味著,澳洲在突然登上世界舞台時選擇了一個幾乎不能再敏感的話題。
中國領導人已明確表示,他們把外界對中國應對新冠病毒的最初做法——包括隱瞞使疫情蔓延——的批評,視為對共產黨統治的威脅。
廣告
甚至一個事實調查團似乎也讓中國領導人難以接受。中國駐澳洲大使成競業把調查的建議稱為「危險的」做法,可能會導致經濟抵制。預計中國將在世界衛生組織阻止調查建議。
成競業說,「如果氣氛正在變得越來越壞,人們會問,『我們為什麼要去一個對中國不那麼友好的國家?』遊客們可能會改變想法。」他還說,中國的消費者可能會拒絕購買澳洲的葡萄酒和牛肉,或者拒絕送孩子去澳洲上大學。
如果中國真採取抵製做法的話,澳洲的經濟痛苦可能會很嚴重。中國是澳洲第一大出口市場,是其留學生的最大來源國,也是其最有價值的旅遊和農產品市場。澳洲的糧食行業週日警告說,中國威脅要對澳洲的大麥出口徵收高額關稅,一些澳洲議會議員稱之為「報復」。
不過,澳洲官員押注中國仍將是其主要客戶,包括疫情過後中國恢復生產生活所需的煤炭和鐵礦石的主要客戶。官員堅信,澳洲公眾會容忍一些來自中國的懲罰,如果那意味著減少對中國的依賴。據民意調查,澳洲公眾已經失去了對中國的信任,在西歐,人們也廣泛持這種負面看法。
澳洲議會情報與安全聯合委員會主席安德魯·哈斯蒂呼籲成立一個由志同道合的國家組成的聯盟。
澳洲議會情報與安全聯合委員會主席安德魯·哈斯蒂呼籲成立一個由志同道合的國家組成的聯盟。 Lukas Coch/EPA, via Shutterstock
這種失望是多年來積累下來的結果。在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國的駭客活動和知識產權盜竊行為已在增加。
中共的代理人試圖干涉澳洲和其他國家的國內政治,而北京也在越來越多地要求世界各地對中國俯首帖耳——不留下任何讓外國公司或他國質疑中國政策的空間。
廣告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執行主任、前國防官員彼得·詹寧斯(Peter Jennings)說,新冠病毒疾病已經清除了人們對一個善良中國的最後幻想,那就是,一個國家可以與中國做生意,不必過多擔心其治理方式。
新冠病毒在武漢出現時,中國政府壓制相關信息,這充分展示了其威權體制的危險,這不僅是對中國人民,也是對全世界而言。中國不但不承認自己的錯誤,反而加大了宣傳力度——散布陰謀論,堅稱中國應對疫情的做法應受到讚揚,並對任何提出相反意見的人進行尖銳抨擊。
「我們的高級領導人,用澳洲的話來說,『受夠了』中國。」詹寧斯說。「坦率地說,我認為他們就是受夠了。」
在這種情況下,澳洲往常會求助於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70年裡,美國曾被視為捍衛透明度與合作的國家。
中國駐澳洲大使成競業把調查新冠病毒起源的建議稱為「危險的」做法。
中國駐澳洲大使成競業把調查新冠病毒起源的建議稱為「危險的」做法。 Lukas Coch/EPA, via Shutterstock
但依賴華盛頓提供這種領導力現在看來是不可能的。世界上很多人對新冠病毒和川普反覆無常的疫情響應使美國衰弱感到失望和悲傷
川普總統幾乎沒有表示出與任何其他國家合作的興趣。他表示,他的政府正在對中國進行自己的調查,但此舉被普遍認為是為了轉移外界對他應對疫情不力的指責。
廣告
川普還說,他將暫時停止向世界衛生組織提供資金,而且,美國也沒有參與最近由歐盟牽頭進行的為疫苗研究的籌款活動。
進一步削弱美國信譽的是,川普還提出用消毒劑在體內殺毒等稀奇古怪的治療方法,同時提出了一個未被證明的理論,即病毒起源於武漢一個實驗室——澳洲情報官員認為這個理論成立的可能性不大。
「通常情況下,不管自身多麼不完美,美國也會站出來動員世界,」澳洲前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寫道。「這次,在美國缺席的情況下,沒有國家站出來。」
這種空白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前就已存在。2018年,美國退出了《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之後,包括澳洲、加拿大、日本、紐西蘭、墨西哥和越南在內的11個國家簽署了自己的貿易協定,以抗衡中國。但新冠病毒大流行加速了中等力量國家之間的互動。
許多中等力量國家一直在交流各自應對措施的細節,支持共同的解決方案——比如疫苗——並開始著眼未來。
上週四晚,莫里森參加了一個自稱為「先行國」的國家領導人的電話會議。這些國家包括奧地利、丹麥、希臘、以色列、新加坡和紐西蘭,它們在抗擊疫情上迅速採取行動,壓平了疫情曲線。
澳洲官員還參加了與印度、日本、韓國和越南等國家就大流行後的未來舉行的每週對話。澳洲國立大學(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國家安全學院(National Security College)院長、前外交官羅裡·梅德卡夫(Rory Medcalf)說,美國也參與其中,但值得注意的是,美國是作為參與者,而不是領導者參加的。
川普總統在應對疫情上喜歡單獨行動。
川普總統在應對疫情上喜歡單獨行動。 Al Drag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歷史上,擁有2500萬人口的澳洲一直認為自己的國家太小,不能在世界舞台上施加太大的影響力,儘管澳洲的經濟規模幾乎與俄羅斯的相當。在採訪中,官員們描述了一種根深蒂固的矛盾,它正在與初生的信心競爭。官員們的信心在很大程度上建立在這樣一種感覺上,即澳洲在與中國的關係上已創造了一個抵抗和生存的記錄,世界上的很多國家都可以從中學到東西。
2018年,澳洲禁止了中國公司華為和中興通訊為該國的5G網路提供設備,成為這樣做的首批國家之一。澳洲還通過了範圍廣泛的外國干預立法
廣告
然而,推動新冠病毒調查的努力代表著一次飛躍。這個想法的出現有點臨時,是外交部長瑪麗斯·佩恩(Marise Payne)在週日的早間新聞節目上宣布的。她讓世界大吃一驚。
法國總統埃馬紐埃爾·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最初對莫里森說,現在進行調查還不是時候,不過他後來似乎轉變了態度,表示支持這一提議。
美國國務卿邁克·龐皮歐(Mike Pompeo)讚揚了這個想法,並(錯誤地)暗示,澳洲是在支持美國的調查,凸顯了澳洲的一個長期障礙:對莫里森太急於取悅盟友川普的一種不無道理的認識
要讓調查成為現實,可能需要比證明自己的獨立性更多的東西,以及澳洲仍需掌握的那種持續和謹慎的努力。
「真正的考驗將是:澳洲接下來怎樣做?」詹寧斯說。
他認為,如果這個提議在世界衛生組織被否決的話,澳洲應該成立一個由世界各地的調查人員組成的獨立委員會,為其出資,並擔任這個委員會的領導。
北京一塊大螢幕上顯示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3月視察武漢時的畫面。
北京一塊大螢幕上顯示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3月視察武漢時的畫面。 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一組沒有固定領導的中等力量國家終歸能做到什麼程度,目前還不清楚。澳洲和其他國家將在某個時刻不得不決定,是把精力集中在改革舊體制上,還是集中在嘗試建立新體系上。
對世衛組織的懷疑態度已經存在。包括美國和日本在內的許多國家指責它過於信任中國政府,忽視了來自台灣的對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早期預警信號。中國不讓台灣加入世衛組織
世衛組織的許多批評者認為,應對新冠病毒大流行以及擺脫不斷上升的美中衝突的出路,可能涉及由其他國家構成的新組織形式,這些國家已經在擊敗一個不尊重國界的殺手方面試圖恢復全球合作。
一直對中國持嚴厲批評態度的澳洲聯邦議員康斯塔·費拉萬蒂-韋爾斯(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說,世界需要勇敢起來,拒絕「一切照舊」的做法。
「要讓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有任何意義的話,人們必須維護它,」她說。「如果世界現在不作出反應並採取行動的話,那要到什麼時候採取行動呢?」
世界衛生組織在日內瓦的總部。
世界衛生組織在日內瓦的總部。 Fabrice Coffrini/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