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推出每日中文简报,为你介绍时报当日的重点英文报道,并推荐部分已被译成中文的精选内容。新读者请点击此处订阅,或发送邮件至[email protected]加入订阅。]
东京——新娘穿着一件生日蛋糕般的婚纱,扇贝形边缘的上身,下面是大箍衬裙。婚礼开始前,她静静地站在楼梯上,等着下楼步入会场。
“哇,”她想,“我真的要做这件事了。”
这不是一场庆祝两人共结连理的传统婚礼。相反,去年在位于东京一处时尚地区的这个宴会厅里,近30位朋友聚在一起,见证了31岁的花冈早苗(Sanae Hanaoka,音)的独身宣言——公开表达对她自己的爱。
广告
“我想弄清楚怎么靠自己生活,”她独自一人站在台上,在感谢朋友们来参加她的单身婚礼时对他们说,“我想靠我自己的力量。”
就在不久前,年满25岁仍未结婚的日本女性会被称为“圣诞蛋糕”,被贬低成那些在12月25日后就无法再被售出的过时节日甜点。
现年25岁、单身的伊藤佳奈惠(音)准备在东京拍照。工作室会为女性提供披戴婚纱、拍摄单身婚纱照的机会。
现年25岁、单身的伊藤佳奈惠(音)准备在东京拍照。工作室会为女性提供披戴婚纱、拍摄单身婚纱照的机会。 Andrea DiCenz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花冈早苗(音)在她每周去工作一天的花店。“我想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她说。
花冈早苗(音)在她每周去工作一天的花店。“我想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她说。 Andrea DiCenz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今天,随着越来越多的日本女性开始推迟或放弃结婚,拒绝走上一条如今被许多人视为一种家庭苦役的道路,这种公然的侮辱已经逐渐消失。
日本工作女性的比例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高,然而文化规范却没有跟上:日本的妻子和母亲通常仍然仍被认为要承担家务、照顾小孩和帮助年迈长辈的重任,这是阻碍她们许多职业发展的一个因素。
不满于这样的双重标准,越来越多的日本女性干脆选择不结婚,转而专注于自己的工作和新获得的自由,但这也让那些一心想要扭转日本人口下降趋势的政治人士感到担忧。
日本政府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就在1990年代中期,日本在50岁之前未结过婚的女性还只有二十分之一。但到了2015年,也就是最近一次有统计数据的年份,情况已经发生巨变,有七分之一的女性在那个年龄段仍然未婚。
而对35岁至39岁的女性,这一比例甚至更高:将近四分之一从未结婚,相比之下,二十年前这一数字只有10%左右。
这种变化如此突出,以至于越来越多的商家如今开始迎合单身人士、特别是单身女性的需求。有设女士专区的单身卡拉OK厅、专为单身食客设计的餐馆,还有专门针对女性自己购买或租住情形的公寓楼群。旅游公司会给单身女性订购行程,摄影工作室会为女性提供披戴婚纱、拍摄单身婚纱照的机会。
广告
“我想,‘要是结婚了,我就不得不干更多家务活,’”益田嘉代子(Kayoko Masuda,音)说,这位现年49岁的漫画师来到东京一家单身卡拉OK厅“一卡拉”(One Kara),独自在里面低声吟唱。在写着“仅限女士”字样的推拉门后面,有专为女性隔出的一片单独区域。
“我那时很爱我的工作,也希望能自由地去做这份工作,”益田谈起她至今未婚时说。
卡拉OK厅“一卡拉”设有女性专区。
卡拉OK厅“一卡拉”设有女性专区。 Andrea DiCenz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据政府估计,去年,结婚人数降至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的最低水平。这是这个国家的结婚率连续六年呈下降趋势,下降速度超过了日本总人口的降幅。
不意外的是,在日本这个少有人选择婚外生育的国家,生育率也在大幅下降。去年,日本出生的婴儿数量降到了1899年开始有这项记录以来的最低点。
地方政府迫切想要鼓励婚姻、提高生育率,开始发起促使情侣结合到一起的活动。“我们致力于培养婚姻的观念,”东京都政府赞助的单身人士婚介之旅及研讨会的一则广告上写道。
但对于越来越多的日本女性,单身代表着获得解放的一种形式——传统上,她们一直被限制在与丈夫、子女及其他家庭成员的关系中。
广告
“结婚时,她们得放弃太多,”东京上智大学(Sophia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三浦麻里(Mari Miura,音)说,“太多的自由和太多的独立。”
这种转变关联到日本不断变化的劳动力。如今,15岁至64岁的女性就业比例接近70%,这是一项纪录。但她们的职业生涯往往受困于一波波无休止的家务负担,像按子女日托中心的要求填写划分细致的日志,准备大家都觉得日本女性应该会做的精致餐食,指导并签署学校和校外辅导课程布置的家庭作业,或者晾晒一堆堆洗好的衣服——因为有烘干机的家庭很少。
尽管一些男性表示,他们想多投入家庭事务,政府也敦促企业改革压迫性的职场文化,但对员工的期待仍然是把大部分醒着的时间奉献给公司,这使得很多丈夫很难多参与家庭事务。
“对很多在职女性而言,显然很难找到一个能分担家庭事务的男性,”京都外国语大学(Kyoto University of Foreign Studies)社会学教授根本宫美子(Kumiko Nemoto)说。
根本宫美子还说,日本的消费导向文化也意味着,有事业、有钱的单身女性有母亲或祖母一辈所没有的多种活动和情感宣泄渠道可供选择。此外很显然,日本女性不再需要丈夫提供经济保障。
东京一家出版社的社长、49岁的松井美纪(音)。“我不需要把自己逼到墙角,”她说,“出于经济原因而选择婚姻。”
东京一家出版社的社长、49岁的松井美纪(音)。“我不需要把自己逼到墙角,”她说,“出于经济原因而选择婚姻。” Andrea DiCenz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松井(右)在工作。日本女性就业比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
松井(右)在工作。日本女性就业比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 Andrea DiCenz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女性结婚的一个原因在于可以有稳定的经济生活,”东京一家出版社社长、49岁的松井美纪(Miki Matsui,音)说。“我对独自生活没什么担忧,也没有经济上的顾虑。所以不需要把自己逼到墙角,出于经济原因而选择婚姻。”
对生儿育女不感兴趣的女性常常觉得结婚没太大意义。虽然日本单身母亲数量在上升,但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离婚,而非女性选择独自生育孩子。
广告
“说日本人是为生孩子而结婚并不是很夸张,”哈佛大学专门研究当代日本的社会学教授玛丽·C·布林顿(Mary C. Brinton)说。“在日本,如果你不打算生孩子,那么结婚的理由就不多了。”
单身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去年举办单身婚礼的花冈在东京郊外和两名室友合租着一所破败的房子。孤独来袭的时候,她会点开单身仪式的视频,回想一下那些支持她、疼爱她的人。
花冈还记得,小时候母亲常常看上去闷闷不乐。后来大学毕业后在幼儿园教书期间,她亲身目睹了有多少母亲似乎“太过努力要照顾自己孩子,却没有照顾好她们自己。”
“如果我当了母亲,”花冈说,“我担心我会被期望按照母亲的角色行事,而不是做我自己。”
她断断续续有些约会,生活节俭,也尽情享受着自由,去年秋天体验了一次墨西哥之旅。
“我宁愿现在就去做我想做的事,”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