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首爾——這篇報導讀起來就像是典型的朝鮮宣傳:士兵們在中朝邊境附近的雪山上辛勤勞動,為完成一個旅遊勝地的建設爭分奪秒,為國家榮譽做出了巨大犧牲。
但朝鮮一家官方報紙今年3月的這篇報導,也揭示出朝鮮領導人金正恩領導下的經濟失調。報導稱,參加三池淵建設的工人們正在「用鎚子和鑿子砸開凍土,用擔架和麻袋運土」。三池淵是金正恩的重點項目之一。
政府喉舌《勞動新聞》的這篇報導是在韓國媒體報導了三池淵發生肺炎和凍傷病例後刊發的。把這些報導放在一起可看出,以美國為首的針對朝鮮核武器計劃的制裁,通過把目標對準國有經濟以及支持金正恩極權統治的黨和軍方精英,給金正恩帶來了前所未有的煩惱。
朝鮮週四戰術制導武器試驗凸顯了這一點,專家們認為這是對華盛頓有關制裁的警告。
朝鮮羅先經濟特區羅先港內的羅先貨櫃運輸公司煤炭港,攝於2017年。
朝鮮羅先經濟特區羅先港內的羅先貨櫃運輸公司煤炭港,攝於2017年。 Ed Jones/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多年來,朝鮮一直把煤炭、鐵礦石、海鮮和紡織品等產品用於出口,主要是出口到其盟友中國。金正恩和高級官員利用這些出口收入,以及朝鮮海外工人的收入,為三池淵這樣的大型項目以及他們自己的特權生活方式提供資金。
此前的國際制裁以阻止朝鮮獲得武器零部件和技術為目的。但過去幾年實施的新制裁禁止了這些利潤豐厚的出口產品,剝奪了金正恩政權的主要收入來源。
廣告
據脫北者和經濟學家說,這些新制裁的結果是,靠政府謀生的黨員幹部、軍人和警察感受到的影響,比普通人更劇烈,因為普通人已學會了通過數百個非官方市場自謀生路。
「受制裁打擊最嚴重的,是那些仍在政府領取社會主義工資和配給的20%至30%的人口,」日本記者石丸次郎(Jiro Ishimaru)說,他在當地通訊員的幫助下跟蹤朝鮮的情況。「有創業精神的朝鮮人一天在市場上賣菜賺的錢,和許多軍官一個月的官方工資一樣多。」
平壤的花店。
平壤的花店。 Damir Sagolj/Reuters
自2016年初朝鮮進行第四次核試驗以來,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已實施了五輪制裁。當時,中國及其他方面曾聲稱,這些制裁會集中影響普通朝鮮百姓的生活,可能會事與願違。
相反,隨著中國從朝鮮的進口去年下降88%,這些制裁似乎正在起作用。美國官員曾表示,當金正恩與川普總統2月份前往越南舉行第二次峰會時,朝鮮要求美國取消最近五輪的制裁。朝鮮官員曾表示,他們只尋求取消影響民營經濟的制裁。兩位領導人未達成協議便終止了會談,談判自此陷於停頓。
雖然朝鮮本週的試驗基本像是對已有武器體系的宣示,但它表明,金正恩可能會恢復他自2017年11月以來已暫停的核試驗和導彈試驗。本月早些時候,他曾表示,限美國在今年年底之前拿出一份取消對朝鮮制裁的新方案。
與此同時,金正恩未能促成制裁取消也讓人懷疑,他的支持者會如何回應。
川普總統和朝鮮領導人金正恩二月在河內會晤。
川普總統和朝鮮領導人金正恩二月在河內會晤。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即使在最新幾輪制裁之前,黨員和軍隊幹部的月工資也比普通朝鮮人高不了多少。為補貼國家發放的收入,他們從出口行業那裡吸金,從尋求獲准赴海外工作或從中國走私貨物的朝鮮人那裡收受賄賂。如今,這些收入正在枯竭。
據脫北者和經濟學家稱,更令官員們羞憤的是,制裁導致他們的配給減少,迫使他們的妻子在集市上販賣東西以補貼家用。
廣告
權貴階層的困境對金正恩是個問題,因為他把他政治遺產的賭注不僅押在了核武器上,也押在了讓朝鮮變成「偉大的社會主義經濟強國」的願景上。
「制裁使金正恩難以實現他一舉給本國經濟注入生命力的願景,」位於華盛頓的外交政策研究所(Foreign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研究員、網路媒體《朝鮮經濟觀察》(North Korean Economy Watch)編輯本傑明·卡策夫·希爾博斯坦(Benjamin Katzeff Silberstein)說。
平壤的高端商場普通江二樓的進口自化妝品和香水。
平壤的高端商場普通江二樓的進口自化妝品和香水。 Wong Maye-E/Associated Press
金正恩看起來仍牢牢掌握著權力,但他可能會受到權貴階層躁動的威脅。
「他最大的擔憂在於,制裁正在擠壓精英們的經濟來源,考驗著他們的忠誠度,」以記者身份在首爾跟蹤朝鮮局勢的脫北者朱成夏(Joo Sung-ha,音)說。「失去步調一致的權貴的支持,意味著失去他執政的根基。」
平壤黎明大街一帶的住宅樓。
平壤黎明大街一帶的住宅樓。 Wong Maye-E/Associated Press
國有體系和市場體系「互不相容,各自帶來的價格和薪資水平皆不相同,因而其中一個的優勢往往是另一個的弱勢,」密切關注朝鮮經濟的前中央情報局(CIA)分析師威廉·布朗(William Brown)說。
這一點在朝鮮北部城市茂山有充分體現。據日本記者石丸次郎稱,自出口路徑被關閉後,曾一度是朝鮮鐵礦石生產中心的這裡,有許多富有的投資者已破產。與此同時礦上的工人在尋覓草藥拿到市場上賣。
朝鮮城市茂山。
朝鮮城市茂山。 Reuters
據與朝鮮親戚保持聯絡的脫北者稱,就目前而言,尚無跡象表明經濟已瀕臨崩潰。大米、玉米和燃油價格依然穩定,朝鮮元對美元和人民幣的匯率同樣保持穩定。朝鮮還在繼續通過不正規的船到船貨物傳送進行著貿易。
但平壤的住宅價格正在下降,同中國不斷增長的貿易赤字也在耗盡朝鮮的外匯儲備。現金的缺乏可能會令政府於今夏陷入困境,屆時據聯合國官員稱為該國十年多來最嚴重的一次欠收極有可能會產生影響。
廣告
「他真正想要、急需的,是美元,」布朗說,他指的是金正恩在越南會談中想要取消制裁的企圖。「於是他擲了骰子,想大贏一把,結果賠了賭注。我相當確定,他不久就會回過頭來舉行更多會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