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台北——一年前,台北一年一度的同性恋骄傲游行——东亚同类活动中最大的一个——的参与者有很多值得庆祝的事。
台湾宪法法院已经交托政府在2019年5月之前将同性婚姻合法化,裁定民法对婚姻存在于男女之间的定义是违宪的。法院称,如果政府没能在截止日期前出台法律,同性婚姻将会自动合法化。
现在离截止日期只剩半年了。但这个民主岛屿将在11月24日就同性婚姻举行全民公投,周六骄傲游行预计会出现的13.7万名游行者中,很多人对此事缺乏进展感到沮丧,同时对他们的目标持谨慎的乐观态度。
台湾许多活动人士对蔡英文总统感到非常失望,自去年法院做出裁决以来,她在推动立法者通过婚姻平等立法方面鲜有作为。保守团体得以在11月24日的地方选举投票中加入两项反同性婚姻公投,许多活动人士担心,这可能会使在一些人看来很明确的胜利功亏一篑。选票中还包括了两项支持同性婚姻的公投。
台湾许多活动人士对蔡英文总统感到非常失望,自去年法院做出裁决以来,她在推动立法者通过婚姻平等立法方面鲜有作为。
台湾许多活动人士对蔡英文总统感到非常失望,自去年法院做出裁决以来,她在推动立法者通过婚姻平等立法方面鲜有作为。 Tyrone Siu/Reuters
祁家威是台湾同性恋权利活动先驱,他的诉讼帮助了宪法法院的裁决,他在游行前的一次采访中表示,他对政府推动同性婚姻的不作为感到“非常失望”。
“一个政治家的承诺你必须真正落实做得到”,祁家威说。“你如果做不到,你就是一种政客,说谎者。”
广告
蔡英文作为2015年总统候选人,曾向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大献殷勤,并呼吁将同性婚姻合法化,欢迎法院于2017年五月作出的裁决,她在Twitter上说:“法律必须保护人们的自由婚姻和平等权利。
但此后她对同性婚姻的支持似乎有所保留。六月接受法新社采访时,她没有谈及权利,反而表示台湾在这个问题上存在分歧,同时承诺政府将“弥合分歧”并“提出全面的法案。”
宪法法院已经交托政府在2019年5月前将同性婚姻合法化。但这个自治的岛屿将在下个月就该问题举行一系列公投。
宪法法院已经交托政府在2019年5月前将同性婚姻合法化。但这个自治的岛屿将在下个月就该问题举行一系列公投。 Ashley P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考虑到反对派的组织良好、资金充足,许多人认为,蔡英文及其执政的民进党认为在地方选举之前提出一项法案风险过大,这将被视为她执政前两年的公投。(她预计将在2020年再次当选。)
除了将选出市长、市议员及其他岗位的地方选举外,投票还将包含四项关于同性婚姻的公投问题:两个由保守团体提出,两个由婚姻平等支持者提出。寻求废除台湾学校十多年来的性别平等教育的公投项目也在投票中。
选民对同性婚姻问题的压倒性回应,可以决定政府是追求完全婚姻平等还是有限的民事伴侣关系,但如果是没有明确共识的部分支持,立法者会如何回应就很难说了。
“如果双方的公投都通过了,政府将很难应对”,台湾婚姻平权大平台总召吕欣洁说。
周六游行中的一些人认为即将到来的公投并不是实现他们目标的障碍,更像是对亚洲最自由的民主国家之一的展示。
周六游行中的一些人认为即将到来的公投并不是实现他们目标的障碍,更像是对亚洲最自由的民主国家之一的展示。 Tyrone Siu/Reuters
她说她在公投问题上看到了“许多忧虑和焦虑”。“我们正在尽力积极应对”,她补充道。
 游家麟和陈家驹从台湾第二大城市台中来到台北参加游行。这对已经在一起五年的伴侣说,他们打算一旦有机会就结婚。
广告
游说无论公投结果如何,他仍然希望蔡英文能继续履行她之前对全面平等婚姻支持的承诺。
“她在两年前当选的时候她说她有希望这个法案能过”,他说。“她只当了一半而已,我相信她在未来两年内,她可以把这个法案通过。”
已经在一起五年的于家林和陈家瑞表示他们打算一旦有机会就结婚。
已经在一起五年的于家林和陈家瑞表示他们打算一旦有机会就结婚。 Ashley P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另一个游行者王灿(音)也冷却了她的乐观情绪。
“我觉得政治员效率很慢”,她说。“但我还是保持了希望。”
庄坚逊(音)从香港来台北参加星期六的游行。他称同性婚姻为人权问题,并补充说,如果台湾将其合法化,将对该地区产生积极影响。
台湾的发展是否能增加香港婚姻平等的机会?
广告
“我不知道”,他说,“但这是个开始,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