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惠灵顿——两名政客开始交谈时很随意,但他们手上有严肃的事情:最近,一位富商将捐款存入一个政党的账户,其中一名立法者称,金额总计10万新西兰元。
这笔捐赠规模约合6.6万美元,根据新西兰的标准是很大一笔钱。但那名立法者说,这笔钱有附带条件——承诺将两名华裔商人的名字加入议会候选人名单——并附加了一个掩盖捐赠者身份的计划,他资金雄厚,同中国共产党有着证据确凿的联系。
上周泄露的这段对话录音是一系列丑闻中的最新一次,它们表明,当中国在整个太平洋地区寻求更大影响力的时候,新西兰很容易受到政治干预。
新西兰经常被描绘成一个远离世界其他地方的进步天堂,但它在“五眼”(Five Eyes)网络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这是一个西方情报机构联盟,负责窃听全球通信。去年有人提出类似的担忧,因为据透露,中国出生的议员、国家党成员杨健曾在中国的一所间谍学院任教。杨健否认自己是间谍,并继续留在议会。
分析人士和盟友担心,该国政治体系的游说规则很薄弱,中国可以通过小额匿名捐款的方式,在不引起该国政治体系警觉的情况下,在新西兰以廉价购买影响力。
该国最大反对党的领导西蒙·布里奇斯否认有任何不法行为。
该国最大反对党的领导西蒙·布里奇斯否认有任何不法行为。 Hagen Hopkins/Getty Images
评论员米格尔·马丁(Miguel Martin)说,政治捐款是一个适宜的办法,可以让共产党获取“影响该国政策的途径”。米格尔·马丁以Jichang Lulu的笔名撰写关于中国的文章。
其他人则表示,在地方和国家层面,各党派的政治人士都迫切需要资金,因此可能很容易成为猎物。
广告
“新西兰的政治家们有一种‘让好时候来吧’的想法,他们过去很难找到资金,而根据全球标准,他们的政党根本没有多少预算,”驻北京的新西兰经济学家罗德尼·琼斯(Rodney Jones)说。
琼斯说,外国人直接提供的捐款可能会引发警惕,但一些与中国共产党有联系、在中国出生的富裕华裔新西兰人将捐款“毫不费劲地”交给政界人士。他补充说,政客们因为私心,不会就钱的来源追问太多。
这段上周泄露的对话发生在新西兰最大的反对党领导人和一位曾经深受信任的立法者之间,它引发了全国讨论,新西兰是否应该收紧其竞选财务规则,或引入美国和澳大利亚等国那样的游说者登记制度。
中右翼国家党成员雅米·李·罗斯(Jami Lee Ross)指责该党领导人西蒙·布里奇斯(Simon Bridges)欺诈,试图将10万新西兰元的捐款伪装成小额匿名捐款。
根据法律,捐款少于15000新西兰元的捐助者可以保持匿名。
罗斯向警方求助,并在网上公开他6月份秘密录制的与布里奇斯的通话,电话中,两人讨论了商人张乙坤的捐款事宜。录音中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布里奇斯要求拆分捐款,布里奇斯也否认自己这样做过。警方正在调查国家党是否没有公布张乙坤的捐款。
国家党说它没有做任何违法行为,但尚未解释该党是如何处理电话中讨论的捐款的。
新西兰总理杰茜达·阿德恩和奥克兰市市长菲尔·戈夫在九月的一次集会上。两人都与富有的商人张乙坤有联系。
新西兰总理杰茜达·阿德恩和奥克兰市市长菲尔·戈夫在九月的一次集会上。两人都与富有的商人张乙坤有联系。 Michael Craig/New Zealand Herald, via Associated Press
张乙坤牵涉其中令中国分析人士产生了兴趣,他们说,已知这位商人同中国共产党有着密切关系。
张乙坤曾在人民解放军服役,2000年移居新西兰之前,曾担任共产党省级政协委员。他“一生都跟共产党有着密切联系”,亲民主组织新西兰价值联盟(New Zealand Values Alliance)成员陈维建说。
广告
 张乙坤是新西兰潮属总会董事局主席,这个组织于2014年专为生于中国潮汕的新西兰人设立,但已经成为中国与新西兰之间一个重要中间机构。他计划明年在新西兰最大的城市奥克兰招待1000名中国人参加一场商务会议。
张乙坤的“立场及关系”让中国共产党有了“杠杆可用,能够‘引导或仅仅是希望像张乙坤这样的个人与中国共产党的政策目标保持一致,’”马丁说。
张乙坤与反对派立法者及政府成员均合影见报过,包括新西兰总理杰茜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
阿德恩本周对选举捐款体系作出辩护,并且表示该国政治公开透明,不受外国力量干预。
张乙坤也出席了奥克兰市长菲尔·戈夫(Phil Goff)的募捐拍卖活动,目前正在与另一位新西兰市长在中国出差。
这是张乙坤第二次与大南岛市市长盖里·唐(Gary Tong,音)共同前往中国。
广告
对于他们是否将调查捐款人的外国政治联系的问题,新西兰工党及国家党的立法者均未作出回应。法律没有规定他们必须这么做。
尽管政治人士不能接受来自外国人的大额捐赠,一些分析人士表示,立法者们应该更清楚自己的钱来自哪里。
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University of Canterbury)教授安妮-玛丽·布雷迪(Anne-Marie Brady)告诉新西兰广播电台(Radio New Zealand),政府应当考虑改革选举资金、利益冲突及“新西兰政党成员是否同时也可以是外国政党成员”等相关规定。布雷迪曾发表过一篇她称之为是关于中国影响西方民主国家蓝图的文章。
(新西兰警察与国际刑警组织正在调查布雷迪家中二月发生的入室行窃案件,她认为是由与北京有关系的特工所为。)
在两名立法者遭到泄露的录音对话中,罗斯提醒布里吉斯,他还与张乙坤探讨过他的两名华裔商业伙伴获得政治“候选资格”的可能性。在新西兰,一部分立法者代表当地选区竞选席位,另外有些人则被其政党选入议会,不需要参加竞选。
“两名议员,没错,”可以听到布里吉斯如此回答道,他指的是国会成员。布里吉斯上周表示,他没有以承诺他人能获得候选资格收受现金。
广告
中国是新西兰最大的贸易伙伴,而新西兰希望能扩大一项签署于2008年自贸协定的涵盖范围。
新西兰并非唯一一个与中国影响力作斗争的国家。除了其他举措,澳大利亚六月还通过了一项全面的国家安全法,该法要求外国说客在一个公开名单上进行注册。而新西兰则不要求国内或国外说客进行注册。
在两名有中国血统的商人在政坛各界捐款数以百万计美元遭曝光后,澳大利亚通过了这条法律
上周二,公布了通话录音的立法者罗斯不仅辞职,还遭到国家党开除,但他周五仍坚持他会作为新西兰唯一一个独立立法者,留在议会里。
罗斯提出指控不久后,网站“新闻编辑室”(Newsroom)就发表了六名女性的说法,称其在数年内让她们备受欺凌及恐吓。这六名女性分别曾为罗斯的伴侣、员工或同事。罗斯对这些说法予以反驳,但承认曾有过婚外情。
周日,当地新闻媒体报道,他为接受精神方面的治疗入院。他于周二出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