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珲春——在中国边境城镇珲春,服装厂很乐意雇佣大批朝鲜人,他们被认为是技术熟练、尽职尽责的工人。朝鲜的活蟹在鱼市的大鱼缸里摇摆。民间贷款人承诺可以在数小时内将相当于数万美元的人民币跨境交给朝鲜人。

实际上,中国商人频频越过900英里长(约合1448千米)的边境做着进出口生意,涉及的商品有中国制造的路灯和朝鲜出产的奇异蘑菇等等。

种种迹象表明,中国至少在正式层面实施了对朝鲜的国际制裁,该制裁的目的是限制该国的核武器计划。但在边境地区,尽管受到制裁,现金运送者、短工和灰色市场交易的影子经济依然存在,这表明了朝鲜经济对中国的依赖。

随着特朗普总统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峰会重新回到正轨,人们对制裁一旦放松可能会带来的机会越来越感到兴奋。

如果6月12日在新加坡举行的“特金会”达成协议,中国准备扩大对朝鲜弱小经济的主导,新兴市场经济的迹象也在加强中国的影响力。

丹东一家小杂货店外的朝鲜男子。在一些边境城市,朝鲜人和中国人一起工作和生活。
丹东一家小杂货店外的朝鲜男子。在一些边境城市,朝鲜人和中国人一起工作和生活。 Yan Co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周五,特朗普在白宫与朝鲜间谍首脑、带着金正恩信件的特使会面后,似乎承认了中国的主导地位。特朗普告诉记者,他将把帮助重建贫穷的朝鲜的工作留给中国和韩国。

广告

“那是它们的邻国;不是我们的,”特朗普说,他没有提到美军已经在朝鲜半岛驻军几十年这一事实。

朝鲜的大部分生意是由该国新生中产阶级的需求推动的,中国商人说,一旦制裁放松,他们可能会成为一群狂热的新消费者。

朝鲜的变化很大程度上是年轻领袖金正恩的功劳。经济学家和中国商人说,他已经解除了对计划经济的控制,允许在中国和他的国家之间自由流动的小规模交易、走私和“穿梭商贩”。金正恩在一月的新年致辞中说,在建立起核武库之后,他现在将把注意力转向改善本国人民的生活。

在朝鲜国内,金正恩允许发展的市场已经成为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为许多人提供了更高的生活水平,新书《揭开朝鲜经济面纱》(Unveiling the North Korean Economy)的作者、经济学家金炳连(Byung-Yeon Kim,音)说。

丹东一个夜市上售卖的假朝鲜货币。
丹东一个夜市上售卖的假朝鲜货币。 Yan Co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他说,尽管这一增长加强了民众对金家王朝的支持,但朝鲜领导层意识到,这也是一把双刃剑。在走上经济改善之路后,朝鲜必须继续寻找途径,扩大和发展国民经济,这个经济体的产出只有200亿美元(约合1280亿元人民币),是韩国第六大城市光州的一半。

“与90年代相比,朝鲜现在是一个可以享受正常生活的地方,”上述经济学家金炳连说。“钱变得非常重要。那里的人说,如果有钱,他们就没有理由逃去韩国。”

广告

中产阶级的支持对朝鲜领导人来说至关重要,到目前为止,他似乎已经获得了支持。曾在朝鲜生活、与当地仍然保持联系的俄罗斯朝鲜问题专家安德烈·兰科夫(Andrei Lankov)说,不仅在首都平壤,朝鲜其他城镇也是如此。

“金正恩很受欢迎,”兰科夫说。“每个人都支持他。”

中国急于修复与朝鲜破裂的同盟关系,决心在重启朝鲜经济的过程中,与韩国一起发挥主导作用。周二,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宣布,它将于周三恢复北京至平壤的定期航班,这可能是恢复贸易的最明显迹象。该公司表示,去年11月,由于需求量很少,该航线暂停。现在航班突然恢复。

中国边境城市延吉市场上的鳕鱼干。几家供应商说,鳕鱼来自朝鲜,在中国加工。
中国边境城市延吉市场上的鳕鱼干。几家供应商说,鳕鱼来自朝鲜,在中国加工。 Yan Co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上个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会见了一个由朝鲜的道、市委员长组成的代表团。权力很大的中国国家主席会见如此低级别的外国访客,展现了一种不同寻常的姿态。除了北京,这些朝鲜访客在上海以及中部农村省份山西也受到了盛情款待,他们乘坐最先进的子弹头列车,接受关于中国如何快速发展自己的城市和工业的指导。

自从上个月金正恩出人意料地与习近平在中国大连会晤以来——据报道,经济发展是大连会晤的首要议题——外界一直认为中国可能会帮助朝鲜重建落后的道路和港口。这类援助可能会成为“一带一路”计划的一部分。“一带一路”是中国政府的标志性举措,旨在通过给其他国家的大规模基础设施项目融资,扩大中国的影响力。

就目前而言,中国正在以更小的方式向朝鲜提供看得见的帮助。例如,为那些生活在国外的朝鲜人提供向朝鲜汇款的渠道,这些朝鲜人试图帮助国内的家人在制裁期间维持改善的生活水平。

广告

韩国平泽的一个餐馆老板几年前脱北。她表示,她每年给留在平壤的母亲、丈夫和学龄儿子寄钱,总额相当于5000美元。她在离边境不远的珲春雇了一名钱贩子,每年往家里寄两次钱,每次2500美元。

这位餐馆老板表示,那些钱用来给儿子请家教,还给他买了一辆价值200美元的二手日本自行车。她要求匿名,以免引起韩国安全部门的注意。她担心韩国安全部门不欢迎这类资金转移。

装满朝鲜商品的卡车在等待穿过丹东的中朝友谊桥进入中国。
装满朝鲜商品的卡车在等待穿过丹东的中朝友谊桥进入中国。 Yan Co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她说,虽然她的丈夫有一份好工作,在国企里当经理,但他们需要钱,因为经过漫长的冬季,粮食短缺,大米的价格在上涨。她说,她汇过去的是人民币,在朝鲜,购买消费品要用人民币。

生活在首尔的其他朝鲜人表示,在过去的一年里,亲属们要的钱更多了,这不仅是为了熬过制裁,而且是为了向胃口越来越大的朝鲜官员行贿,那些官员也试图从新的现金经济中牟利。

前不久,中国最大服装制造商之一的雅戈尔在珲春建立了一座巨大的工厂,朝鲜工人在那里为中国市场制作男式西服。一名经理表示,朝鲜工人和中国工人一起工作,拿一样的工资,住在离工厂约三分钟路程的公寓楼里。

当地商人表示,尽管制裁要求朝鲜工人回家,但在珲春工作的朝鲜人很可能是合法工作。他们表示,朝鲜工人的合同似乎是短期工作合同,不在制裁范围之内。

珲春的海鲜销售商表示,他们给朝鲜活蟹的定价依然很高。因为它们来自朝鲜未受污染的水域,所以被视为美味。

延吉的朝鲜语招牌。
延吉的朝鲜语招牌。 Yan Co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这些螃蟹是从朝鲜用卡车短途运到俄罗斯的符拉迪沃斯托克港,然后沿着崎岖的道路南下运到珲春市,这段行程近60英里(约合97公里),耗时长达10个小时。他们表示,转道俄罗斯是为了让这些螃蟹披上合法的外衣,中国正在修一条新路,以便节省时间。

广告

恢复螃蟹和冷冻海鲜直运所需的海关文件已经完成,制裁一解除,就可以提交。一位卖家表示,到那时候,就不必转道俄罗斯了。他一边说一边看着十几个装满青蟹的水槽。

“上面跟我们说,快了,”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