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民复希望自己发的传单可以让朝鲜人了解外面的世界,从而对朝鲜政府产生一定的冲击。
李民复希望自己发的传单可以让朝鲜人了解外面的世界,从而对朝鲜政府产生一定的冲击。 Jean Chu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韩国抱川 —— 李民复(Lee Min-bok)住的房子是用两个海运集装箱拼起来的,房子有12个警察监控摄像头监视。狗对每个从土路上走来的陌生人大声地叫着。便衣侦探查看他信箱里的东西,不管他去哪儿,都有便衣跟着,保护他免遭朝鲜派来的刺客的毒手。朝鲜已对他公开发出威胁。

但这一切都没有让他停止。

每到风往北吹的日子,现年59岁的李民复就开着他的一辆二手5吨卡车,载着一个氢气罐,前往距他住的地方约一小时车程的朝鲜边境。在那里,他把几十个7米和12米的桶状气球用氢气冲起来,释放出去。

广告

这些气球上载着特别的东西:无线电收音机、一美元的钞票、U盘,还有更重要的成千上万的宣传品。李民复说,宣传品上印的信息将揭穿有关朝鲜年轻领导人金正恩的个人崇拜神话。

“我的传单对金正恩政权来说是毒药,因为它们让朝鲜人认识到他的谎言,”李民复在家中接受采访时说。

李民复的气球能越过世界上把守最严密的边境。气球的飞行高度在海拔3000米到5000米,这让朝鲜士兵几乎不可能把它们打下来。然后,他开启气球上的已经申请了专利的“定时”设备,将乙烯塑料袋打开。传单像雪片似的从朝鲜上空降下。朝鲜的金正恩尽量让其国民处于信息封闭状态,封锁互联网,把收音机和电视机预先设置成只能接受政府充满宣传的广播。

韩国有50个“气球勇士”,他们多是像李民复这样的脱北者,试图用传单来突破朝鲜的信息封锁。

李民复是他们的首领。他在2005年开始释放大型气球后,有不少人效仿。有人表扬他,也有人指责他重新点燃了冷战结束后逐渐削弱的韩国与朝鲜军队之间的传单战。他现在每年放700到1500个气球,每个气球携带3万到6万张传单。

只要有人听,李民复就会向人们宣扬自己的观点,他认为改变朝鲜、结束其核武器计划的最好方法,是从朝鲜内部颠覆金正恩的政权。他说,而且,最可靠的做法是,通过传单、无线电广播,以及从中国和朝鲜边境偷运进去的充满韩国电视剧的DVD,让外面的信息渗透进去。

李民复说,“传单最便宜,也最安全。边境的士兵无法阻止它们,雷达、或无线电信号屏蔽也阻止不了。”

广告

多年的谈判和制裁没能让朝鲜停止其核武器计划,这使得华盛顿及其盟友开始重视信息战。今年1月朝鲜进行了第四次核试验后,韩国重新开始使用边境附近的扬声器,向对面的朝鲜大声播放宣传广播。上个月,华盛顿宣布为一个项目提供160万美元的预算,该项目旨在“促进信息进出(朝鲜),以及在内部的自由流动”。

虽然有些脱北者宣称,他们是读了传单或听了外面的广播后逃出来的,但批评者说,传单除了激怒平壤外,作用不大。

朝鲜称发传单是战争行为,并威胁要用炮火打击边境附近的发放点。释放气球者与住在边境附近的韩国村民发生过冲突,村民担心会成为朝鲜报复的靶子。

2011年,韩国曾逮捕了一名男子,他被指控受朝鲜指使图谋暗杀气球活动人士。三年后,朝鲜向韩国上空发射了高射炮,试图把李民复的气球打下来。今年,朝鲜开始用同样的方法进行报复,把传单发到韩国,传单称韩国总统朴瑾惠为蛇和婊子。

首尔国民大学教授安德烈·兰科夫(Andrei Lankov)对传单对朝鲜的影响持怀疑态度,兰科夫在苏联长大,在朝鲜读的大学。

“一张传单不会改变一个每天都生活在官方宣传中的人的观点,”他说。“但是,现在停止发传单将是个错误。那正是朝鲜当局所要求的,现在不是示弱的时候。”

李民复通过在远离村镇的地方释放气球来避免与村民发生冲突。与更爱炫耀的气球释放者不同,他很少邀请记者前来观看他的气球释放。其他活动人士的传单常常有针对金正恩的人身攻击,讥笑金正恩是“核疯子”,敦促朝鲜人推翻这个“嗜杀成性的猪”。

广告

李民复的传单则给出比如汽车保有量等韩国经济数字,韩国的经济比朝鲜的好很多。传单然后让朝鲜人问问经常来访的中国朝鲜族人,那些数字对不对。传单还呼吁朝鲜人问问前线的士兵,边境那边韩国的铁丝网在夜里是不是灯火通明,而朝鲜这边由于没电漆黑一片。

没有可靠的研究表明究竟有多少朝鲜人读过传单,他们对传单如何反应。

维也纳大学教授若蒂戈·弗兰克(Ruediger Frank)经常去朝鲜,他在网站“三八线北”(38 North)上警告人们,不要过于相信脱北者或人权组织有关朝鲜人不满的描述,他写道,“那些故事给人一种朝鲜人马上要起义的印象,只需要来自外部世界的一点点推动。”

但李民复说,他本人的故事就是传单改变了一个朝鲜人生活的印证。

他曾是一家国营农业研究所的生物学家,1990年,他在边境附近旅行时,收到了一张来自韩国的传单。传单说,1950年爆发的朝鲜半岛战争是朝鲜入侵引起的,这个说法当时对他来说相当震惊。

他说,朝鲜政府一直在无休止地重复一种说法,既美国及其韩国傀儡制造了朝鲜半岛战争,以此来教育人民仇恨美国人。李民复对此做了自己的研究,他向老兵和住在边境附近的人询问战争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并开始相信传单上的说法是对的。

到那时,他因为提出农业改革而遭到当局的训斥,他的信心也已经动摇。

广告

李民复1991年逃离朝鲜,途经中国和俄罗斯,于1995年到达韩国。在路上他获得了一些韩国传教士的帮助,并且接受了洗礼。

如今,放气球成了李民复的全职工作。活动经费来自于他在教会和其他地方举办讲座挣的钱。一些基督徒也捐了钱,请他把《圣经》便携本和食品投到朝鲜。日本一个组织也提供了部分资金,认为他的传单可以敦促朝鲜人帮助寻找一些日本人的下落,据信有数十名日本人被绑架到了朝鲜。

李民复说自己对发传单太过痴迷,因此忽视了家人。他1996年娶的韩国太太已经和他离婚。现在他娶了一个更加支持他工作的中国女子。

“做这项工作需要一个搭档,”李民复说。“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合适的风向,当你必须带着气球冲出去时,你唯一的帮手就是妻子。”